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>>永久www.gur9.com

由於大陸的改革開放,黃色錄像、小說的廣泛流行,使得人們的性觀念越來越開放,政府雖然一直在叫喊著掃黃,可是這種事是無法真正掃清的,反而越掃越烈,大部份家庭都在偷偷欣賞著既刺激又誘人的色情錄像和淫穢書刊

黃小梅是一個專賣黃色影碟和書刊的經銷商,她今年25歲,人長得水靈靈的,柳腰豐臀,白白淨淨,和姐姐黃小霞合夥開了一家音像商店,表面上是賣書和正版影碟,實際上正版只是幌子,背地裡是專賣黃色的。黃小梅的姐夫是文化局的,男朋友趙軍在公安局,有了這麼強有力的保護,自然沒人來查,因此不出一年,姐妹兩個就賺了大錢。

  由於自己家賣黃色影碟,姐妹兩個自己也喜歡看,受了黃色影碟的影響,姐妹倆的性觀念都十分開放,再加上人長得漂亮,認識的人多,便經常糾集一群朋友玩群交,小梅的對象趙軍和姐夫徐亮也參與其中,大家玩得十分開心。

  這天,書店打烊後,小梅騎著新大州摩托車回家,上樓後,剛一開門,就聽見裡面傳來一陣淫聲浪語的叫床聲,小梅知道是父親黃威在看黃色影碟。父親黃威原是稅務局長,退休後在家享受勞保,由於無事可做,便經常把小梅她們賣的色情影碟拿來看以消磨時間。

  小梅一進門,只見父親正坐在沙發上一邊看著34寸的投影電視,一邊用手揉搓著胯下那根八寸多長、不輸給任何年輕人的大雞巴。說也奇怪,都六十歲的人了,性能力倒是越來越強了,大概是受了色情影碟的熏陶吧!電視裡正在播放小梅剛進回來的一部叫做《人與動物》的獸交電影,講的是女人和狗、蛇、馬等動物性交的事,十分刺激。小梅一見,一邊關了門,一邊笑著問:「爸,這回我進的碟咋樣,刺激吧?」

  黃威說:「還真行,要說這外國人什麼都敢干。你看,那馬的雞巴得有半米長,就硬是操到屄裡去了,也不怕撐壞了?」

  小梅脫了外衣,在黃威身邊坐下,順手握住父親的陰莖,笑道:「老爸,我

就納悶,您老這麼大歲數了,怎麼雞巴還這麼硬、這麼長啊?對了,我媽和我姐

怎麼還沒回來?」

  黃威反手摟住寶貝女兒,道:「你媽打麻將去了,你姐和你姐夫上她小姑子

徐娜家去了,說是吃飯,可又沒在她家的飯店,我看準是四個人又玩夫妻交換操

屄去了。」

  小梅一聽,納悶道:「不對呀,徐娜她老公不是出國了嗎?不能這麼快回來

呀?」

  黃威道:「王龍是出國了,不是還有她老爸徐海呢嗎?這老色鬼,不但和自

己的女兒徐娜亂倫,連你姐他的兒媳婦也不放過。小霞也是,願意理他。」

  小梅一聽,笑了:「我說不對呀,今天怎麼剩我老爸一個人在這手淫了?原

來是上我徐叔叔那邊去了。你又擺譜不去了是不是?你們倆那麼多年的鐵哥們,

還是誰也不服誰,其實我徐叔對咱們多夠意思,一句話就把趙軍調到了公安局,

我們賣黃碟不也是他罩著嗎?」

  「我是看不慣他那牛屄樣,他們家徐娜開的飯店,還有別的生意,多少稅不

都是我給免的?有什麼呀?就要他家的那個小保姆……那小姑娘多好,他都不捨

得給。」說著,色迷迷的眼睛裡彷彿又看到了那個四川小姑娘的浪蕩模樣。

  小梅「咯咯」地笑起來:「您老心眼也是小,人家我徐叔不也讓你操著小保

姆了嗎?你們倆還把人家小姑娘操得好幾天都下不了床哩!呵呵……」說著話,

父女倆都笑起來。

  這時候黃威的雞巴在女兒的搓揉下,已經奢稜露腦地堅挺著,小梅脫光了衣

服,父女倆赤裸的肉體便緊緊地擁抱在一起。黃威的嘴唇壓在小梅的櫻唇上,貪

婪地吸吮著女兒嘴裡的甘露,小梅將香舌探入父親的口中,任由父親吸吮自己的

舌尖,兩人的舌頭攪拌著、纏繞著。

  吻了一會,黃威擁抱著女兒苗條的身子,大手在小梅的屁股上、大腿上來回

撫摸,小梅把父親的雞巴對準自己的小嫩屄,一用力,大雞巴就插了進去。

  黃小霞和丈夫徐亮剛一下班就接到小姑子徐娜的電話,讓他倆下班後到父親

家來,說是父親徐海請吃飯,夫妻倆都明白那是什麼意思,知道又要玩交換夫妻

的遊戲了。

  黃小霞本想叫上老爸黃威一起去,這樣加上公公的小保姆柳月,正好是三男

三女,玩得更刺激,可惜黃威不去。小霞知道黃威是為了上次柳月的事仍在生公

公徐海的氣,心裡好笑,也不勉強,就和丈夫徐亮一起開車來到公公徐海家。

  剛一上二樓,就聽見裡面傳來一陣「咿咿呀呀」的叫床聲,兩人扒開門縫往

裡一看,只見徐家豪華的客廳裡,徐海和親生女兒徐娜兩人全身一絲不掛地在席

夢思床上摟抱著,徐海正趴在女兒徐娜身上,長滿鬍碴的嘴巴含著女兒徐娜嬌嫩

的乳頭,粗大的雞巴插在徐娜的嫩屄裡,來回抽送著操屄;徐娜雙手放在父親的

屁股後面,隨著父親的操干,用力把雞巴往自己屄裡壓,同時嘴裡叫著不堪入耳

的淫話。

  「啊……老爸……你的……大雞巴……可……真粗啊……用力……操……女

兒……的……騷……屄……啊……對……女兒……最喜歡……叫……徐海……操

……女兒……的……屄……了……徐海……的……大粗雞巴……夠大……硬牛子

……是女兒……的……最愛……啊……不行了……女兒……的屄……美死了……

老爸……你真會……干……啊……比徐亮……老公……操的……好……多……了

……女兒……的……小浪屄……要飛了……啊……老爸……和你……亂倫……的

……感覺……就是……刺激……老爸……你說……亂倫的……感覺……怎麼……

這麼……美……啊……爸的……雞巴……干……女兒……的屄……吧……使勁干

……啊……爸……女兒……今天……就……嫁給……你了……人家的乳房……叫

徐海……吸……嘴叫徐海親……屁股叫徐海摸……屄……呢……屄呀……徐亮的

屄……就叫……徐海……操……操啊……」

  徐海聽著女兒叫的淫話,干得更加用力了,大雞巴在女兒的小屄裡面進進出

出,用力奸干著,兩人的肚皮撞擊著發出「啪啪」的聲響,操屄聲「滋滋唧唧」

不絕於耳。

  徐海一邊操著女兒的屄,一邊說:「你哥和你嫂子怎麼還沒回來?你小聲點

叫,一會他們回來聽見,又該笑話你了。」

  徐娜笑道:「不對吧,老爸,咱們家誰笑話誰呀!肉爛了在鍋裡,大家不都

一樣嗎?你說,咱家誰沒操過誰呢?我看你呀,是怕徐亮嫂子說你向著徐亮,你

呀,心裡就想著徐亮嫂子那個小騷屄,這誰不知道哇!」

  「那你呢,不也想著你哥的大雞巴嗎?」

  「徐娜是兩個都想,你和徐亮哥的雞巴把我從小操到大的,能捨得了嗎?呵

呵……」

  徐海也笑道:「那你說,我和你哥誰的雞巴好?」

  徐娜道:「這可不好比,和誰操屄誰的就好。嘻嘻!」

  父女一番對話聽得門外的夫妻兩個直笑,小霞在徐亮的耳邊悄悄地說:「我

看哪,乾脆咱們把名份也換換得了,我嫁給你爸,叫你妹妹嫁給你,省得老是換

來換去的。」

徐亮一聽笑了:「那你不成我媽了嗎?」

  小霞一伸舌頭,也笑了:「可不是嗎,那樣你不就成我兒子了嗎?不對,既

是兒子,又是姑爺,嘻嘻!」

  徐亮用手摸著愛妻的屁股,笑道:「那我以後再要操你,不就等於操我媽了

嗎?」

  「死樣,你還少操你媽了?忘了你和你爸把你媽操得三天下不了地了,還是

我伺候的呢!」

  「要不怎麼說你孝順呢?我爸才那麼喜歡你呀!」

  小霞聽了臉一紅,嗔道:「誰說的?咱家都一樣,大家不都亂倫了嗎?怎麼

就說爸最喜歡我?」

  徐亮說:「是聽你爸說的,他說他操你和小梅時都沒見你那麼騷過,可一到

自己老公公前,呵呵!那騷勁就別提了。」提到小姨子小梅,徐亮的臉上掠過一

絲笑意。

  小霞也注意到了,笑道:「還說我呢?一提到我妹妹,看你那色樣,天天見

面還想她啊?怎麼,好幾天沒操著,雞巴癢了?」說得徐亮哈哈大笑起來。

  屋裡的父女倆聊著淫話,動作已有所放慢,徐亮這一笑,屋裡就聽見了,徐

娜說:「我哥和我嫂子已經回來了,不知道咱倆說的話他們聽到沒有?怪不好意

思的。」

  徐海也笑道:「這兩個小鬼,故意不進來,是聽咱們父女的牆根來著。」

  這時門一開,兒子和媳婦走了進來。徐亮接道:「可不是嗎?你們剛才說的

話,我和小霞都聽見了。」

  黃小霞也說:「可不,阿娜那叫床聲可真騷啊!聽得我和你哥都直起雞皮疙

瘩,好……肉……麻……啊!」

  徐娜急道:「你們好壞,偷聽人家,我不依嘛!老爸……你看,我嫂子盡取

笑人家。」

  徐亮上前一把將妹妹的裸體摟進懷裡,親了個嘴:「你還怪你嫂子笑你?你

叫那麼大聲,隔二裡地都聽見了。來,讓哥哥看看你的屄叫老爸操腫了沒有?」

  徐娜道:「還不是為了等你們,要不,我和老爸早就『高潮』了。」

  小霞道:「你們聽聽,都叫爸操得叫成那樣了,還說沒達到『高潮』呢!你

們說,阿娜要是高潮了得什麼樣啊?我來看看。」說完,伸手在徐娜的陰部摸了

一把,笑道:「大夥看看這淫水流的,都能洗手了,哈哈!」

  徐娜又不好意思、又急羞地道:「老爸,你看,我嫂子盡欺負人家!我的淫

水哪來的呀,還不是咱爸給操出來的嘛!你們怎麼不說爸好色?就知道說我騷。

爸,一會狠狠地操操我嫂子,叫她的騷屄也淫水成河,看她還取笑別人不?」

  徐海這時望著俏麗的兒媳,眼裡滿是溫柔的愛意,徐亮見了,就說:「小霞

你先和爸爸操吧,我來安慰安慰我這騷屄小妹。」說完,便趴在徐娜的胯間,用

舌尖在妹妹徐娜的陰唇上舔弄起來,舔得徐娜酸癢不已,吃吃地笑著:「啊……

哥……好癢……啊……嘻嘻……」

  那邊,小霞豐腴而苗條的身子已經偎進了公公徐海的懷抱,小霞無比騷浪地

叫了一聲:「爸,來吧!」說完,目光盯在公公的臉上,眼中含情脈脈,滿是嬌

羞的模樣,欲火熾熱,已是急不可耐。

  徐海雙手從小霞的連衣裙前襟向裡一插,往外一分,連衣裙上身就給脫了下

來,兒媳裡面沒戴乳罩,赤裸而白皙的肌膚立時赤裸,胸前一對豪乳驕傲地彈聳

而出,徐海向前一抱,那軟綿綿的少婦香乳就貼在了胸前,兩顆堅硬的乳頭在胸

口摩擦著,撩得人欲火中燒。

  徐海的大厚嘴唇一下封住了兒媳的嬌嫩的櫻唇,吮吸起來,口中喃喃說道:

「我的好媳婦,可把公公給想煞了。」大手三下兩下就把兒媳全身扒了個精光。

  小霞的一雙小手找到公公粗大的雞巴,套弄著,把雞蛋大的龜頭頂在陰唇上

就往裡塞,徐海的雞巴藉著淫水的潤滑,兩人配合著一下就把七寸多長的大雞巴

整根插沒在小霞的嫩屄裡。

  小霞嬌呼著:「啊……好爽啊……爸爸……你的雞巴……好大……把……人

家的……小屄……都充滿了……好漲……好充實……啊……太好了……來吧……

老爸……你在下面……好好……享受……讓媳婦……來……為你……服務。」

  兩人往床上倒去,黃小霞嬌軀一翻,就騎在了徐海的身上,把個肉屄套在公

公又粗又硬的大雞巴上,一上一下地操弄起來,徐海躺在下面自在地享受著兒媳

婦的服務。黃小霞的一對乳房隨著身子的聳動,像兩只躍動著的小白兔兒,徐海

看得有趣,上身坐起,把小霞的身子往懷裡一摟,那軟綿綿的細嫩身體越發惹人

憐愛,雙手握住一對乳房把玩,嘴唇一貼,交換著熱吻。

  小霞則拼命將小屄套弄著雞巴,恨不得把那雞巴揉碎在陰道裡,火熱的龜頭

肉蕾摩擦著陰道壁,並不斷撞擊著花心,產生了強烈的快感,忍不住淫叫起來:

「啊……爸爸……我的……親……老爸……你的雞巴……好長……操到兒媳……

心裡去了……爸爸……媳婦要……嫁給……老爸……天天……都要……爸爸……

的雞巴……操……」

  旁邊的徐亮和妹妹徐娜一看兩人操上了,也不甘示弱,徐娜頑皮地說:「你

看爸爸和嫂子已經開始享受『爬灰』的樂趣了,咱們倆可沒人愛了呢!」說完,

來到徐海和小霞身邊,用手拍了徐海的屁股一下,笑道:「好啊,你們翁媳倆倒

是快活了,就不管我倆啦!」

  徐亮道:「我的老妹,想哥哥的雞巴了吧?」說完也緊隨其後地剝光了身上

的束縛,和徐娜摟抱在一起,勃起的大雞巴一下刺入妹妹那剛剛被父親操過的屄

裡,開始亂倫做愛。

  兩人一邊操屄,一邊欣賞徐海和小霞做愛,真是奇妙的享受。看著徐海的雞

巴不停地在自己太太的小屄中出入,徐亮竟有一種完成大業的感覺。

  與公公的亂倫交媾加上公公豐富的性經驗、高明的調情技巧,使得黃小霞不

停嬌叫「親爹爹,好公公」,不停地用她的小屄安慰著徐海的雞巴。徐亮則聳動

著和父親同樣粗大的雞巴用心操干著妹妹的小嫩屄,沈迷在徐娜迷人的肉體上;

同時,看著父親的雞巴在自己年輕的妻子陰道內抽插,給小霞帶來強烈的快感,

看著她享受的樣子,不禁為她感到高興。

  這時,徐海好像快到高潮了,他為了抑制射精,從小霞陰道內拔出了雞巴,

轉而用舌頭在小霞嫩屄上舔舐。徐海的舌頭很長,舌頭在小霞肉屄的貝葉上裡裡

外外地舔著、抽插著、吸吮著,小霞被干得淫水淋淋,身體亢奮得發抖。徐亮看

到父親徐海如此賣力地干著自己的妻子,真的為小霞感到驕傲和高興。

  過了一會,徐海再度把大雞巴插入小霞的陰道干了起來,小霞的熱情再一次

被激發了,她的身體狂扭,小屁股拋上拋下,嘴裡淫叫著:「好公公……好美呀

……你真會干屄……干得人家的小屄要飛了……飛上天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公

公……親爹爹……媳婦的小屄……都給你了……給你干得美死了……美死了……

老公……你看爸爸好會玩呀……老公……我要嫁給老爸……公公……媳婦要嫁給

你了……快干媳婦的……小……騷屄……啊……公公啊……用你的大雞巴……干

兒媳啊……老公……我嫁給老爸……你同意嗎?這樣就可以天天讓他操我了……

啊……爸……老公……你說好不好嘛?」

  聽了小霞幾乎狂亂的叫床聲,大家都不由得笑了。平時文靜的小霞,在亂倫

時就會變得淫蕩和大膽。

  徐亮一邊干著徐娜,一邊氣喘籲籲地說道:「好的……你就嫁給老爸吧……

你這個小騷貨……有了老爸就忘了老公了……難道老爸的雞巴比老公的硬啊?好

了……明天咱們倆就離婚……好讓你嫁給老爸。」

  小霞聽了,以為徐亮嫉妒了,急忙說道:「老公啊,我不是那個意思,我是

說老爸的性交技術一流,干得人家好爽好爽,恨不得嫁給爸爸了,可沒說不要你

呀!老公啊……其實你的雞巴也令人家好喜歡呐!人家可捨不得你哇!」

  聽到小霞天真的解釋,大家都笑了。

  徐海又故意逗小霞:「好哇!你這個小浪屄,那你的意思是說,我這個當公

公的不好了?那好,我不操了……」說完,假裝要拔出雞巴的樣子。

  小霞慌忙抱住徐海的身子,不讓雞巴離開自己的肉體,嘴裡忙說道:「公公

好,公公好,不要離開兒媳嘛!公公的雞巴小霞最喜歡了,小霞要公公永遠都和

小霞好,小霞的屄屄要永遠讓公公操。」說完,怕徐亮會挑理,急忙又補充道:

「我要老公和老爸的兩根雞巴,兩根小霞都好喜歡耶!」

  聽了小霞的話,徐娜對徐海說道:「老爸,我嫂子連屄都叫你操了,你還逗

人家,怎麼和我操屄的時候就沒這個勁頭?」一轉身又對小霞說:「兩個雞巴都

給你了,你是想餓死我和老媽啊?」

  「可不,」徐亮接過話頭:「老爸,說真的,小霞和我做的時候都沒這麼野

過,看來,我這當老公的都不及你在小霞的心裡有地位呢!」

  徐海聽了,哈哈笑了:「那當然了,你老爸我可是出了名的金槍不倒啊!我

看,以後你真要把老婆讓給我了。」

  徐娜聽了,笑道:「那我媽咋辦呢?」

  徐亮道:「媽就嫁給我呗!」

  徐娜道:「不要臉,那你不成我爸了?不行,你就知道佔便宜,要是那樣我

也要嫁給老爸,那我就成你媽了。嘻嘻!」說完,故意叫起來:「啊啊……哥哥

……我的大雞巴……兒子……媽……被你干得好爽啊……大雞巴……把……把小

屄……干得……美死了……」

  小霞聽了他倆的話,笑道:「你們真不害羞,要是給媽聽見,不撕爛你們的

嘴才怪!」

  這時,就聽見門外傳來一個聲音:「誰在說我呢?」小霞一伸舌頭,真是說

曹操,曹操就到,老媽真的回來了。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>>永久www.gur9.com